龍鱗症候群

名稱:龍鱗症候群

備註:這篇作品投稿2013年東立原創大賽輕小說,未入圍,因為這是憑著一時的靈感隨手寫的東西,要接著寫下去有些困難度,而且一開始故事的氛圍方向就讓我覺得有些危險,色色的成份似乎太高,所以最後決定把這篇擱置公開。

 

正文開始:

若問我初戀的滋味像什麼,我絕對會說,那是一種沉默魔法。

 

跟她在一起,就會讓人心裡小鹿亂撞,一張開口卻忘記想說什麼,彷彿全身輕飄飄,像咳了藥般的恍惚,腦袋變成漿糊一樣無法思考。在最應該鼓起勇氣開口說話的時刻,只能一面抱怨自己笨拙,一面結結巴巴,說著無關緊要的話題。

 

「那個……呃……早上的數學考的好難喔!」

 

「不會……很簡單。」

 

身旁那位女孩只花了一秒鐘就把這個話題終結了,拜託妳就不能多說一點話嗎?

 

於是,我又動起腦袋,思考著該說些什麼。

 

我望著四周,尋找可以做為題材的東西,我們兩個正坐在學校的頂樓上,這棟新蓋大樓的頂樓被建成花圃,位置偏僻,還設有長椅,非常適合情侶拿來談情說愛。但依我們的狀況,卻是兩人坐在一起發呆,吃自己的午餐。

 

「今天天氣真不錯。」

 

「嗯……」

 

為了掩飾找不到話題的尷尬,我們兩個不約而同的將臉埋進便當中猛吃。我偷偷望著我身旁的女孩,她是班上出了名的女學生,各種意味上,嗯,各種意味。

 

如果只看外表的話,那女孩小小的,相當不起眼,彷彿只要一閉氣,就可以從人群中消失。事實上,她的外表相當的沒存在感,雖然她烏黑發亮的長髮直達膝蓋,但她的長髮把額頭以及眉毛都蓋住了。而她又常常低著臉,她長髮總是自兩側垂下,蓋住她的臉頰。

 

若要使用一個形容詞來描述她,那就是「陰沉」。如果不仔細看她的話,很難留下什麼映像,就像是走在人行道上時,不會注意腳下的磚塊究竟長什麼樣。

 

除非那塊磚塊缺了一角,讓踩在上面的人摔了一跤,才會讓路人注意到。

 

雖然我身旁的少女,樣子平凡無奇,但看過她的人,都會轉過頭,對她行注目禮。

 

因為沒有人會在身上,纏上一大堆寫滿經文的布條。

 

「小荳,妳手上的布條是做什麼用的啊?」

 

我問道。

 

「這個嗎……」小荳伸出左手,長長的黃色布條上,以毛筆字寫著不知道是那國的文字,從左手掌纏繞著,一直延伸到制服之下。

 

「奶奶不准我拿下來……你看……」

 

這時,小荳做出了一件讓我很害羞的事。

 

小荳解開制服的前幾顆扣子,將衣領拉開,露出肩膀,我可以看到少女的肩膀上纏著布條。

 

以及──壓在布條上的肩帶,那是條白色,繡著雷絲的肩帶,我情不自禁的開始想像她的胸罩到底是什麼款式,以及穿在她身上到底是什麼樣子。因為她總是垂著頭的關係,平時也不會注意到她的胸部到底是那種尺寸,但這時我的洞察力卻敏銳了起來。

 

「夢夢,怎麼了……?」那少女對我問道:「臉好紅……」

 

小荳說著,一面伸出手,往我的臉上摸。

 

由於我的身高比她高出許多,她必需要仰著頭看我。因此她的頭髮向兩旁分了開,我可以看見她的玲瓏大眼,以及她許久未曾曬過太陽,白皙如紙的柔嫩肌膚。她的眼睛好黑好深,讓人覺得好美,像要把人的靈魂給勾引走似的。

 

還有,她頸子的下方,那敞開的衣領,露出戴著胸罩的胸部──原來她的胸前隱藏了這麼壯觀的風景啊。

 

而且,她的手正摸著我的臉頰,那種觸感好溫暖,好溫柔,就快要把人融化般的熾熱。

 

「那個……這……」

 

我不知所措,從坐到她旁邊開始,我的腦袋就已經漿糊化了,現在腦子不止一蹋糊塗,還害羞到快要沸騰了。

 

「離、離我遠一點!」

 

我說道,並伸手推開她。

 

小荳一臉茫然,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是怎麼回事。小荳也沒多做追問,逕自把制服穿好,繼續吃著便當。

 

小荳就是這樣的一個人,她的常識怪怪的。她似乎都沒注意到,剛才的行為可能會讓一個身心健全的高二男生將她撲倒。

 

但小荳也不笨,她的成績很好,一直都是班上的前幾名。

 

期考後的公佈欄上,是另一個她展現存在感的地方,她都沒怎麼在讀書,也沒帶著競爭心去考試,輕輕鬆鬆的就考贏那些讀得死去活來的人。

 

小荳總是將課本放在抽屜,每天背著乾癟癟的書包上學校,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才會讀書。

 

即使是考試的前幾節課,也能看見小荳悠悠哉哉的,坐在教室的位置中,望著窗外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她的那副樣子,在一堆抱著佛腳,拿著課本猛記公式的學生中,特別顯眼。

 

那些人之中,也包含我,我總覺得我讀書讀的很認真,每天都會花上幾個小時唸書,考前一天甚至會唸到兩三點,但成績總是沒辦法反應出我的努力。我相信這世界上有「天賦」這種東西,而且,我是屬於沒有天賦的那一邊。

 

每當我讀的死去活來,頭腦發昏,看到小荳一副輕鬆的模樣,都會覺得,上天很不公平。

 

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哪裡出問題,這麼聰明的女孩,怎麼會在日常生活中,這麼脫線呢?

 

小荳脫線的行為很多,有時候,她無法察覺別人的怒氣,會直接把別人覺得很不想聽到的話直接講出來。像之前班上有位女生養的小狗死掉了,在哀傷的氣氛中,她不知道怎麼的,突然冒出一句「小狗不可以亂埋,要好好的做分類。」這句話。

 

當班上一對男女同學走的很近,偶而在大家面前露出親密的樣子的時候,小荳也會毫不猶豫的直接說「原來妳們在交往喔!」讓兩人尷尬到再也不敢在大家面前走在一起。

 

小荳沒有朋友,她總是孤伶伶的自己一個人晃來晃去,有時候,會發現她自己一個人坐在頂樓,不知道在盯著什麼東西瞧。有時候,又會看見她自己一個人,坐在牆邊,讓風把頭髮吹的飛揚。

 

因為我瞄到小荳制服底下的世界,現在更難開口說話了,我八成連耳朵都紅了。

 

沉默持續著。

 

午休時間一分一秒的消失,讓人喘不過氣,不知道該祈禱讓時間走快一點,或是該祈禱讓時間走慢一點。

 

坐在少女的身邊,腦筋糊糊的,很舒服,但這種尷尬氣氛又讓人感到窒息。

 

「我們,該做什麼……」

 

小荳打破沉默,她吃完便當,她抬著頭望著我,從烏溜的頭髮間,我可以看見她的雙眼散發出強烈的吸引力。

 

從頭髮間所露出的臉龐太可愛了,因此我別開視線,要不然我會停止思考,說不出話的。

 

「我,我也不知道。」

 

我說道。

 

對話又中斷了。

 

四周鬧哄哄的,那是樓下傳來的學生喧鬧聲,我們兩人,靜靜的坐在頂樓的椅子上,這裡的時間好像停止了。

 

我偷偷的望著身旁的女孩,覺得,她只要閉上嘴,把頭髮梳開,就會是個美少女。但只要一想到她平時的行徑,與荒唐的邏輯,任何人都會採取同一個策略──離她遠一點。

 

「戀愛……是魔法!」

 

「嗯?」

 

小荳沒來頭的冒出這句話,讓我一頭霧水,我過熱當機的腦袋開始運轉了起來,想去搞清楚這句話的意思。

 

「我是魔法少女……」

 

小荳以嬌柔的聲音對我說道,她低著頭,額前的頭髮垂了下來,遮住她的眼睛,她露出不知道是開心還是憂鬱的表情,對我說不可思議的話。

 

這位嬌小的小女孩,若無其事的對我說,她自己是魔法少女。

 

「這我已經知道了。」

 

小荳古怪行徑,早已傳遍整間學校,最嚴重的一次事件,是在上課中,她突然站起身走出教室。

 

小荳也不理會老師、同學的勸阻。根據那時候,看見小荳的人的說法,她就像被鬼附身那樣,右手一直緊抓著,包滿經文布條的左手,喃喃自語著。

 

小荳一路走到三樓的露天花圃,接著她站上花圃的圍牆上,做著奇怪的姿勢,她高舉著左手,喊著些什麼奇怪的語言,像在進行什麼儀式。

 

她就從三樓跳下去了。

 

理所當然的,學校叫了救護車到校,記者跟警察也來了,教育局還派督學來調查是否為霸凌事件。

 

「我是魔法少女……」

 

那時,小荳只說了這句話,解釋自己的行為,之後怎麼樣也不願意對這件事開口。

 

在那一次事件之後,全校每個人都知道小荳的名字,而且還知道,她是魔法少女。

 

我看了看身邊的小荳,她已經康復,很幸運的沒留下任何後遺症以及疤痕。她依然是位,長髮籠罩全身的古怪少女。

 

「對……戀愛是魔法,那,愛就是魔力……兩人相戀,變為魔法使了,也因此有可能發生不可思議的事……對!一定是這樣,戀愛,就一定能辦到的……」

 

到底能辦到什麼事啊?

 

雖然我滿心疑問,但想像一下我提問之後可能得到的答案,我決定以一句「這樣啊。」敷衍過去。

 

「那……到底要怎麼談戀愛?我們現在到底要做什麼……」小荳仰起眼,再次用著濕溽的視線望著我。

 

不妙,少女望向我的視線,讓我的腦筋一片空白,我覺得我心中的煞車,漸漸的失去阻止的力道。

 

相戀的一男一女在一起時,到底該做什麼事呢?

 

我嚥下口水,覺得身體中有種衝動就要覺醒了,我對眼前嬌小的少女,伸出手。

 

她的身軀好嬌小,頭髮就佔了大半的體積,她的長髮沿著雙肩,沿著豐滿的雙峰垂下,末端散在椅子上。

 

雖然她的樣子很陰沉,但我坐在她的身旁,相處了整整一個中午後,就知道她是個美人,只是她凹凸有致的嬌小身材、迷人的烏黑大眼、清秀美麗的臉龐,都被頭髮給擋住了。

 

我輕輕的撫摸她的頭髮,像打開窗簾般,將覆蓋在臉前的頭髮撥開,她像是受到驚嚇,渾身一震。

 

小荳望著我,露出純真困惑的眼神,小荳猜不到我想對她做什麼吧。

 

我撫過她的臉頰,她害羞發紅的臉蛋好細嫩,好溫暖,她的耳朵好燙,像燒起來似的。

 

我的手一路摸到到她的後腦杓。

 

我用手中的橡皮筋,替她把頭髮綁起來了。

 

原本遮住臉頰跟身體的長髮,變成了高馬尾,垂在身後。

 

現在的她,肯定是能吸引全校目光的美少女。那長長馬尾,隨著她一轉頭,就會像靈蛇一樣舞動。她美麗的五官、水靈黝黑的大眼不再藏於頭髮之後,她充滿魅力的視線將直射每一個人的靈魂。

 

「小荳,你很可愛喔。」

 

聽了我的讚美,小荳不知所措,不知道該回答些什麼話,她扭扭捏捏,欲言又止的神情,讓她顯得更迷人了。

 

「那個……」

 

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打扮,所產生的錯覺,我總覺得她說話的神情好可愛,讓我幾乎停止了呼吸與思考。

 

 

 

「談戀愛果然還是要做愛……」

 

 

 

我聽到讓我理智斷線的一句話。

 

 

 

※※※   ※※※   ※※※

 

 

 

小荳是我的女朋友。

 

我向她告白,是上禮拜的事。

 

其實,我並不擅長說話,也沒什麼什麼勇氣去做一些大膽的動作。我會去向小荳告白,純粹是在那幾個損友慫恿下,才去做的。

 

「阿夢,你再這樣龜下去,會童貞到三十喔!」那自稱「少女殺手」的損友對我說道。

 

嗯,是自稱沒錯,他也是年齡等於單身時間的成員之一,他告白的經驗恐怕是全年級中最多的,據說只要女生經過班級前的走廊,讓他覺得「啊!好可愛。」他就會上前告白了。

 

只要女生多跟她說兩句話,他就會跟對方說「禮拜六一起去看電影吧!」當然,誰都知道他約的是賓館旁的那間電影院。

 

「阿夢,你就隨便找一個看順眼的女生,勇敢上前去告白就好了,別想太多啦!」

 

我覺得,那只會馬上領好人卡而已,這傢伙都不知道,他自己在女生中的惡名是多麼昭彰嗎?

 

「我,我覺得還是應該先從朋友開始吧。」我說道。

 

即使我覺得他講的話很有問題,也不會直接否定他的話,不論是誰,我總是不希望起衝突。

 

「喔!這麼主動啊,先從朋友做起啊?那一樣啊,找個看順眼的女生,跟她說『我們先從單純的朋友做起。』就可以了,就像這樣。」

 

不行,這傢伙的腦袋已經被白濁液體腐蝕了,如果把他的腦袋切開的話,一定會發現他的腦漿全部都是乳白色的。

 

雖然剛剛那句話聽起來沒什麼問題,但這位「少女殺手」的左手比出O字,右手伸出的食指正在O字當中進進出出,要是在女生前面擺這種動作,肯定會被送警察局。在這傢伙的心目中,「朋友」的定義到底是什麼啊!

 

「我,我還是告白好了。」

 

「那夢夢有想告白的對象嗎?」

 

我搖搖頭。

 

於是,我就被推到小荳面前。

 

據「少女殺手」說,告白也是需要練習的,要多多告白,從失敗中檢討改進,才能提升告白的成功率,因此隨便找個人告白也沒關係。

 

我倒是很想吐槽,那他那麼多次的告白失敗紀錄是掛好看的喔?

 

「夢夢,你就鼓起勇氣,去跟小荳告白吧!反正一定會被拒絕,所以就別放心上,勇敢的告白吧!」

 

在朋友的見證下,我來到樓梯間,找到小荳,她正倚在欄杆上,吹著風,望著遠方。

 

她身後的夕陽將天空染的黃澄澄的,從樓梯間向外望去,可以看見黃色的天空下,大片的稻田以及農村。

 

她嬌小的身軀被一大片頭髮給包圍,就好像是叢海草,我得在海草的縫隙間,尋找她的臉。

 

當我對著她,說出「請跟我交往吧!」之後,沒想到那團海草前後抖了抖,說了聲「好……」。

 

那時我的腦袋像要炸裂,眼冒金星,眼前的黃昏好像更紅了。

 

「謝、謝謝。」

 

我沒想到告白會成功,只能一直道謝,我就連告白成功後應該做什麼事都不曉得。

 

 

 

戀愛,到底該做什麼事啊?

 

 

 

我感到相當迷網,雖然我與小荳已經交往一個禮拜,但我們兩人幾乎沒有互動,都是只是坐在一起發呆,連對話都沒說過幾次。有的話,也只是斷斷續續的,說些無關痛癢的事。

 

總覺得好累,因為跟小荳相處,好不自在。

 

雖然一開始,我完全沒把小荳當成戀愛的對象,但相處了一陣子之後,我便發現,小荳是個好女孩。

 

所以,我想做些什麼事,化解尷尬困頓的局勢。我在教室的座位上,思考著,到底有什麼可以增進兩人相處氣氛的方法。

 

「談戀愛果然還是要做愛……」

 

冷不防的,我腦中冒出小荳說過的話。

 

難道,真的只有這種化解僵局的方法嗎?

 

我紅著臉,往小荳的方向看過去。

 

現在是上課中,老師正在台上講課,學生們都專心的望著黑板。

 

小荳纏著黃色布條的手,托著頭,她往窗外望著。現在的她紮著馬尾,我可以看見她的側臉以及她嘟著粉嫩的雙唇。

 

當小荳頂著馬尾回到教室時,引起騷動,那時教室鬧轟轟的,每個人都想知道這位突然出現的美少女是誰,但很快的,大家認出她是小荳,便安靜了下來,繼續做自己的事。

 

「沒事沒事,是小荳。」「是小荳喔!」「嗯,今天的二年五班也很正常。」

 

在教室的前排的靠窗處,是小荳的座位,雖然老師只要一轉頭就能看到她,但每位老師都不會在意眼前的小荳在做什麼,反正她不吵也不鬧,成績又能維持在前幾名。

 

而班上其他同學也是,對於突然變成美少女的小荳,大家都把她當成是,教室換了擺飾那樣,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說聲「喔!把頭髮綁起來了啊!」就結束了。

 

「談戀愛果然還是要做愛……」

 

小荳說的這句話一直在我腦中迴響,想忘也忘不掉。

 

果然,交往中的兩人相處,不知道該說什麼話,做什麼事的時候,就只能靠實際行動,身體力行的,親密的,劇烈的,恩恩愛愛的,乾柴烈火的,去互相裡解了嗎?

 

這個禮拜以來,我與小荳身體力行的做好情侶會做的事。例如在樓頂一起吃飯,沉默,與小荳兩人一起回家,沉默,一起上學,沉默。

 

幾乎一般學生情侶會去做的事,我們都做了,只不過我們兩個人都一直保持著沉默,不知道該說什麼話。偶而聊個幾句,都是講一些無關痛癢的話題,或是聽著小荳的跳針言論,我們兩人之間,都沒有像樣的對話。

 

雖然我跟小荳,是男女朋友,但我覺得……以我們認識的深度而言,只能算是陌生人。

 

一想到這裡,我就覺得很哀傷,讓我想跟小荳更進一步。

 

就在這時後,小荳遞了一張紙條過來。

 

那張紙條是從計算紙上撕下來的,上頭還留有撕了一半,用原子筆畫著的奇怪圖騰,以及不知道是哪國文字的計算式。

 

上頭,以像是符咒的字跡,寫著小豆給我的訊息。

 

「放學頂樓見……我想深入一點……」

 

 

 

「深入」到底是什麼意思啊?

 

呃……難道是……

 

 

 

※※※   ※※※   ※※※

 

 

 

我到了頂樓。

 

今天天黑的特別快,由於是我是值日生,必須留下來鎖門關窗戶,因此,當我把鑰匙送到辦公室時,天已經黑了。

 

學校沒有人,大家都已經離開了學校,學校靜悄悄的,風一吹過就能聽見樹葉的沙沙聲,實在靜的可怕。走廊的燈亮著,我一路按開電燈,到了學校頂樓。

 

頂樓是露天花圃,這裡種了許多花花草草,草地上有木板架設的走道,以及長長的椅子。花圃中種了許多我認不出名字的花,還種了幾顆樹。

 

花圃的四周圍著圍牆。若站在牆邊,就可以從五樓的高度,俯瞰整個校園。

 

現在,天完全黑了下來,星星一顆一顆的出現。

 

星空下,小荳在老地方等我,她坐在花圃中的長椅上,渾身濕漉漉的。

 

大概是定時撒水器澆過水的關係,花圃、走道、長椅上都是水,就連小荳也一身濕。

 

「小荳,你怎麼會弄得這麼濕?」

 

眼前,路燈的燈光自上方落下,照在草間、照在長椅、照在小荳身上的水珠,讓眼前亮晶晶的。

 

小荳全身濕透了,由於學校的制服很薄,只要一濕掉的話,就會變得很透明,因此現在的小荳的制服下,印出內衣的形狀。以及,可以看見制服底下,從左手掌一直延伸到左肩的,寫滿經文的黃布。

 

「因為在等你……而且,很舒服……」

 

「這樣啊。」

 

我到了小荳身邊的位置,把椅子弄乾後坐了下來。

 

總覺得,夜色下的小荳好誘人。

 

令人感到不妙的沉默又開始了,我好像能聞到,小荳身體所散發出的香味,那種味道刺激著我的幻想,我覺得我的毛孔放大,全身的皮膚繃得緊緊的,像封鎖著什麼力量,好像一碰到就會爆發開來。

 

我瞄著小荳,她依然沉默,沒說話。她的馬尾垂到了胸前,放在大腿上,她呆呆的望著前方。

 

一定得說些什麼話,要不然,這種危險的沉默持續下去,想像力會失控的。

 

「那個……夢夢……」

 

小荳先開口說話了,她玩弄著自己的馬尾,用髮尖在手上刷呀刷的。

 

「喜歡……是什麼感覺……」

 

小荳認真的對我問道。

 

畢竟是我向她告白的,她會問這種問題也無可厚非。

 

「是腦袋一蹋糊塗,說不出話的感覺吧。」

 

才剛說完話,我就後悔了,我這是什麼答案啊?不過我現在也沒辦法思考,已經一片空白的腦袋,恐怕也想不出別的答案了。

 

「那……為什麼告白?」

 

小荳望著我,她的瞳孔好黑,好深,看不透她的想法。

 

「因為、因為……」我思考著,到底該怎麼說:「因為不想當朋友。」

 

這應該不算說謊吧?我可不想對著女生比出那種手勢,說出「我們先從單純的朋友做起。」這種話。這年頭,朋友都不朋友了。

 

「不想當朋友……」

 

小荳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,她張著小小的嘴,眼睛滴溜溜的望著我。

 

之後,她又低下頭,望著空蕩蕩,濕漉漉的草地。

 

這個話題又結束了。

 

花圃中,蟋蟀唧唧叫著,星空閃爍著,我們望著花圃發呆,不知道該說什麼話。有時,我會偷瞄小荳,她眨眨眼,玩弄著頭髮,像是在思考著些什麼東西。

 

之後,小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對我說道。

 

「夢夢,如果……硬是要在喜歡與不喜歡之間選一邊……恐怕是不喜歡……」

 

我的腦袋又空白了。

 

這次是像被鐵鎚重擊般,小荳的話像是有百萬公斤重,狠狠的敲在我的胸口上,我覺得眼冒金星,一種不祥的預感蔓延開來,該不會我短短的一個禮拜的初戀就要結束了吧,難道我連一點挽回的機會都沒有了嗎?

 

「這樣啊。」

 

我說道。

 

我也不知道,這種時候該怎麼抵抗,要怎麼樣才能阻止她接下來想說的話呢?如果是一般人說出這種話,那些下來說的,一定是分手宣言。

 

「我想要魔法……」

 

我錯了,小荳不是一般人,我根本無法裡解她在想什麼。

 

「這樣啊。」

 

我依照制式回答,跟小荳聊天時,這種應對方式最輕鬆。就像是政治人物那樣,聽到人民請願時,總是回答「謝謝指教」,不論面對什麼樣的狀況,都用同一句話回答,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。

 

「夢夢,我們……再深一點吧……」

 

「嗯?」

 

小荳的臉倏忽的靠了過來,她半跪坐在椅子上,手輕輕的扶著我的肩。她的臉龐離我好近,我可以感受到她的氣息,搔弄著我,逗引著我的神經。

 

「交換秘密吧……」

 

「什麼祕密?」

 

「因為我們在戀愛……所以……」

 

小荳盯著我,她的眼神讓我意亂神迷。

 

要向她說些什麼呢?

 

啊……

 

對了,我想起小時後的事。

 

那時我才六歲,還在上幼稚園,那時候,我還是個不懂得懷疑別人的笨蛋,很多事,別人說了我就會當真。

 

有一天,班上的一個小女生跟我說,有魔法使要來學校,我便真的相信了。

 

那時候,我滿心期待著,連接下來的畫畫課也畫了魔法使,魔法使騎著掃帚,拿著星星魔法棒,與恐龍戰鬥著。

 

隔天,魔法使真的來了。

 

魔法使帶來了糖果,把糖果分給大家,還給了我棒棒糖。除了魔法使之外,許多老師也穿上魔法帽、黑披風,扮成魔法世界的魔法師與小精靈。還有人拿著攝影機,記錄著這一天的活動。

 

到底,告訴我魔法使會來的小女生,算不算說謊呢?

 

魔法使沒有來,來的卻是裝扮成魔法使的大姐姐。

 

但從那之後,我就不再盲目的相信別人所說的話了。

 

像魔法使、魔法少女這種這麼誇張的東西,我是絕對不相信的。

 

小荳望著我,專心的聆聽著。

 

在我說完故事,沉默了半分鐘後,小荳才冒出這一句話。

 

「啊……說完了?」

 

接著,又是沉默。

 

我似乎不用期待,從她那邊獲得心得或是評語了吧?

 

「那,小荳妳呢?」

 

我問道。

 

我也不是特別想知道她的私事,而是,單純的找話題開口。

 

她仰著臉,望著我,她歪著頭,像是在思考。

 

「答應我……」小荳望著我,真摯的說道:「我們……還會是男女朋友……」

 

小荳的口氣讓我很錯愕,因為她好認真。

 

「我答應妳。」

 

我說道。

 

原本,這只是隨口說說,就像是「如果妳看到路邊有人倒地,會不會停下來救他?」這種問題的答案一樣,每個人都能靠直覺做出答案,沒想到,在幾分鐘之後,我真的面臨這麼嚴重的抉擇。

 

這一天,小荳跟我有了共同的秘密。

 

「相信的話……就是真的……」

 

小荳說道,她站起身。

 

嬌小的身軀,被昏黃的路燈照耀。影子搖搖晃晃,讓她顯得更加文弱,彷彿一陣風就能把她吹走。她將鞋留在長椅邊,穿著黑色長筒襪,踩在草地上,就往前走。

 

她走著走著,走到離我五公尺左右的草皮上。

 

她轉過身,面對著我,對我微笑著。

 

「夢夢……這就是我……」

 

小荳說道。

 

她鬆開了裙子,溼漉漉的裙子就這麼,掠過她膝上的黑色長襪,落了下來,攤在草地上,有如傘蓋。

 

她那纖瘦的長腿,現在失去了遮蔽。黑色的長襪,在腳底沾上泥土,長度直達膝蓋之上。原先在裙襬與襪子間,有露出肌膚的,絕妙的十公分空間,現在擴大為,露出整條大腿。

 

小荳到底想做什麼?

 

我不敢呼吸,我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聲,它跳的好快。我想起小荳說過「談戀愛果然還是要做愛……」這句話,讓我滿臉脹的通紅,讓我無法坐直身子,讓我彎下了腰。

 

她穿的內褲是淡淡的粉紅色,上頭有著一朵朵的花朵,內褲左右兩邊是兩條細細的布條,一直延伸到她的腰部,打著蝴蝶結。

 

我嚥下了口水,腦中一直響一股聲音。

 

好想拉拉看。

 

好想知道那濕淋淋的內褲下的世界。

 

但小荳並未停下她的動作,彷彿不等我慢慢欣賞似的,她把制服的扣子一顆顆解了開來,第一顆,第二顆,第三顆,隨著她的手逐漸向下移動,那制服垂了下來,再也遮不住她的乳溝,以及豐滿的胸部。

 

小荳繼續脫著衣服,彷彿把身上的布料當作是有礙觀瞻的障礙物,她身上的制服被她脫下,扔到草地上。

 

我為小荳綁的馬尾,在昏暗的燈下,在她的身軀邊舞動,讓那姣好的胴體更加誘人了。

 

小荳挺著胸,細嫩的肌膚在路燈的照射下,顯得酥黃無暇。雖然她的身軀很嬌小,比班上的女生都還矮了一截,但她的身材卻絲毫不輸人,她的纖細的腰上沒有贅肉,沒有皺紋,唯一不平只有肚子上的肚臍,還可看見股盆兩側的微微凸起。

 

小荳站在草地上,雙腳微微分開,裹著黃色布條的左手插著腰,現在她全身上下只穿著長襪以及胸罩、內褲,還有那條寫滿經文的黃色布條。

 

那黃色布條包著她整條手臂,以及她的香肩,還有左半邊的上胸部,甚至連胸罩都是穿在黃色布巾之上。

 

我嚥下口水,不敢亂動,我覺得……應該等小荳說「好了」我才可以過去。

 

但小荳仍未開口說話。

 

小荳微微向前彎下腰,那是面對我的方向,因此我看的見她的乳溝,像是兩團肉被硬擠在一起,繃得緊緊的。

 

接著,她的手伸到背後,「啪」的一聲,胸前的兩團肉像布丁一樣,彈了開來,盪漾著餘波。

 

對一個高中生而言,這種場景實在讓人難受,我發揮著意志力,硬是控制自己坐在椅子上。

 

她將胸罩也脫了下來,仍到草地上,她將身上的肌膚,毫不掩飾的展現在我眼前,我看見她胸前的兩朵櫻花紅,隨著呼吸舞動著。在她胸部的下方,因為照不到路燈,而出現陰影。

 

「夢夢,過來吧……讓你看看……真正的我……」

 

脫得全身上下只剩內褲與長襪的小荳,舉起她包著黃布的左手,對著我伸出手掌。在伸出手的同時,我覺得她得胸部被黃色的布條帶動,晃動著。

 

我緩緩的站起身,但我的雙膝抖動著,很難站穩。

 

我無法站直身子,只能半彎著腰,緩緩的踏上草皮,一步步的走向小荳。

 

「停!」

 

離小荳一公尺處,她對我說道:「站在哪裡就好……」

 

因為小荳很嬌小,她的頭頂只到我的胸口,我必須低下頭才能看著她。這種景象實在是太殘忍了,就像是放塊肉在飢餓的狗面前,卻又下了停止命令一樣。

 

可口的肉,就在我眼前晃來晃去,伸手就可以抓到之處,但我卻不能吃。

 

小荳對著我,伸出左手,現在,我能清楚的看見布條上的字。

 

她舉高她的左手,摸著我的臉頰,我覺得布料的觸感沙沙的。

 

小荳仰著頭,直視我的雙眼,她微笑著。

 

「我是第一次……」

 

小荳的聲音好甜,好像是美人魚的歌聲,可以將人的魂勾引走而不可自拔。

 

「小荳,我,我可以摸摸看嗎?」

 

我結結巴巴的問道。

 

小荳沒回答。

 

小荳默默的伸出另外一隻手,握著我的右手。我覺得她的手冷冷的、濕濕的,可能是因為淋過雨的緣故吧。

 

「夢夢……好溫暖……」

 

小荳以嬌柔的聲音,對我說著。

 

她拉著我的手,往她的身上伸過去,摸著她的左肩,那一大片黃色布巾所覆蓋的地方。

 

手掌上傳來兩種觸感,一種是粗粗沙沙的,另外一種是纖細柔軟的觸感。

 

那是,黃色布巾與胸部的觸感差異,我可以感受到小荳的心跳,撲通撲通的跳的好快,雖然我常常搞不清楚小荳的思維,但以她的心跳看來,她也很緊張。

 

「奶奶說過……不可以讓別人看自己的身體……但如果是夢夢的話,沒關係……」

 

小荳說道,並將我的手往下移,那是心臟的位置,我感覺到,小荳的身體就好像是塊熱奶油,就要被我的手掌的溫度溶化。

 

我呼吸變慢、加深,氣息紊亂,顫抖著。

 

我不自覺得施加了力道,那包覆許多脂肪的肌膚,在我的指縫間凸起,我覺得手掌中的心跳脈搏,更響亮了。

 

我覺得好像置身天堂,光是手上的觸感,就讓我無法自制,只能順著小荳任意擺布,我大腦充血,昏昏沉沉的,一片空白,無法思考。

 

而小荳也是,她嬌小的臉蛋像蘋果般紅潤,她緊張的,小心翼翼的呼吸著。

 

「要……開始了喔……」

 

小荳緩緩的說道,她的左手,將覆蓋在她左胸上的黃色布巾,拉開,讓布巾與胸部之間,出現條允許手伸進去的小縫。

 

接著,她拉著我的右手,就這麼滑近那個小縫中。

 

 

 

指尖傳來怪異的觸感。

 

 

 

我充血腫脹的頭,瞬間冷卻下來,恢復清醒。

 

「那是什麼!」

 

我大喊著。

 

那種未知的恐懼,讓我將手抽了回來,我嚇的向後退了一步。

 

小荳也嚇了一跳。

 

她垂下頭,緩緩的說著。

 

「這就是……真正的我……」

 

小荳慢慢的,將纏在左手臂上的黃色布巾給解了開來。

 

在我眼前的,是一名嬌小的高中少女,她渾身赤裸,只穿著黑色過膝長襪以及一條粉紅色內褲,除此之外,一絲不苟。

 

但她的左手,不是人類的手臂。

 

雖然形狀、大小都一致,但上頭覆蓋著堅硬的白色鱗片,在路燈的照射下,閃閃發光,就像是一塊塊的玻璃碎片。

 

她的指尖閃亮亮的,像尖銳的骨頭所做的刺,就好像刀片那樣,可以切割東西。

 

我混沌的腦袋恢復的運轉,但仍然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。

 

「我是……魔法少女……」

 

小荳緩緩的說道,她的聲音依然沒變,但聽起來卻不像剛才那樣甜美,反而讓人覺得,很落寞。

 

 

 

「我們……還會是男女朋友……嗎?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Comments are closed.

Welcome , today is 星期日, 2018/08/19